史家对于小说之著录及阐释,古籍序跋集

《志林》序〔1〕
《晋书》《儒林》《虞喜传》:喜,为《志林》三十篇。《隋志》作三十卷,《唐志》二十卷,并题《志林新书》。今《史记索隐》,《正义》,《三国志》注所引有二十余事〔2〕,於韦昭《史记音义》,《吴书》,虞溥《江表传》〔3〕多所辨正。其见于《文选》李善注,《书钞》,《御览》者,皆阙略,不可次第。
《说郛》亦引十三事,二事已见《御览》,余甚类随笔,盖出陶珽妄作,并不录。
※※※
〔1〕本篇据手稿编入,原无标点。《周豫山日记》一九二零年五月十10日:“写《志林》四叶。”
《志林》:清朝虞喜著。周树人辑本一卷,据《史记索隐》、《史记正义》、《三国志·吴书》注、《太平御览》等十种古籍校录而成,共四十则。未印行。
〔2〕《史记索隐》东魏司马贞撰。《正义》,即《史记正义》,金朝张守节撰。按周树人《志林》辑本中,有辑自《史记索隐》的十三则;
辑自《史记正义》的三则;辑自《三国志》《吴书》注的九则。
〔3〕韦昭《史记音义》韦昭当为徐广。《史记索隐》、《史记正义》常引虞喜《志林》,对徐广的《史记音义》加以辨正。韦昭,字弘嗣,三国吴云阳人,官至太子中庶子。著有《汉书音义》。《吴书》,三国吴史,韦昭撰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五十五卷,已佚。虞溥,字允源,东汉昌邑人,官至鄱阳内史。所著《江表传》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五卷,已佚。裴松之《三国志·吴书》注常引虞喜《志林》,对韦昭《吴书》和虞溥《江表传》加以辨正。

《范子计砚》序〔1〕
《唐书》《艺术文化志》:《范子计砚》十五卷,陶朱公问,计文子答。列农家。马总《意林》〔2〕:《范子》十二卷,注云,并是阴公历数也。《汉书》《艺术文化志》有《陶朱公》二篇,在兵权家,非一书。《隋志》亦不载计文子。然贾思勰《齐民要术》〔3〕已引其说,则是因为后魏在此以前,虽非蠡作,要为秦汉时故书,《隋志》盖偶失之。计文子者,徐广《史记音义》云范蠡师也,名研〔4〕。颜师古《汉书》注云:一号计文子,其书有《万物录》,著五方所出,皆直述之。事见《皇览》及《中经簿》。又《吴越春秋》及《越绝》并作计研。此则倪,研及然声皆相近,实一个人耳。
〔5〕案本书言计文子以越王鸟喙,不可同利,未尝仕越〔6〕。而《越绝》记计砚官卑年少,其居在后,《吴越春秋》又在八先生之列,出处画然分歧。意计倪,计研自为四人,未可以音近合之。又郑樵《通志》《氏族略》引《范蠡传》:蠡师事计文子。姓宰氏,字文子。
〔7〕章宗源〔8〕以辛为宰氏之误。《汉志》农家有《宰氏》十七篇,或即此,然不能够详。审谛逸文,有论“天道”及“九宫”“九田”,亦时著蠡问者,与马总所载《范子》合;又有言庶物所出及价直者,与师古所谓《万物录》合。盖《唐志》著录合此二分,故有十五篇,而马总,颜罶各举一分,所述遂见殊异,实为一书。今别其论阴阳记方物者为上下卷,计文子《内经》〔9〕亦先阴阳后货色,殆计文子之书例本如此,而四位相栶,亦自汉已然,故《越绝》即计〔10〕以计砚为计然之说矣。
※※※ 〔1〕本篇据手稿编入,写作时间未详。原无标点。
《范子计研》,周樟寿辑本两卷,据《史记》、《古代书》、《艺术文化类聚》、《大观本草》等二十种古籍校录而成,共一二一则。未印行。
〔2〕马总字会元,西汉扶风人。官至户部郎中。《意林》,周秦以来诸家作品杂录,今本五卷,共收七十一家。
〔3〕贾思勰后魏齐郡益都人,官高阳太尉。《齐民要术》,古农书,十卷。卷三、卷四引有《范子计文子》论“五谷”和介绍“巴椒”的文字。
〔4〕徐广字野民,金朝青岛姑幕人,官至中散大夫。《史记音义》,《隋书·经籍志》著录十二卷,新、旧《唐志》著录十三卷,已佚。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南朝宋裴骃《集解》:“徐广曰,计砚者,范少伯之师也,名研,故谚曰‘研、桑心筭’。”
〔5〕颜师古名罶,南齐万年人。
官中书军机章京、弘文馆硕士,以注《汉书》有名。他在《汉书·货殖传》的注文中说:“计研一号计文子,故《宾戏》曰‘研、桑心计于无垠’,即谓此耳。计砚者,濮上人也,博学无所不通,尤善总结,尝游南越,范蠡卑身事之。其书则有《万物录》,著五方所出,皆直述之。
事见《皇览》及晋《中经簿》。又《吴越春秋》及《越绝书》并作计砚。
此则倪、研及然声皆相近,实壹人耳。”《皇览》,类书,《隋书·经籍志》著录一二○卷,亡。《中经簿》,目录书,晋朝荀勖撰,《隋志》著录十四卷,今存唐朝王仁俊辑本一卷。《吴越春秋》,史书,西晋赵晔著,现成十卷。该书卷六《越王伐吴外传》载,“冬5月,越王乃请八先生”问战,而实质上列举的魏国医师仅计砚等七个人。《越绝书》,史书,北齐袁康撰,十五卷。该书卷九《越绝外传·计研第十一》:“昔者越王越王近侵于强吴,……乃胁诸臣与之盟:‘吾欲伐吴,奈何有功?’群臣默然无对。王曰:‘夫主忧臣辱,主辱臣死,何先生易见而难使也?’计砚官卑年少,其居在后,举首而起,曰:‘殆哉,非医师易见难使,是一把手不能使臣也。’”〔6〕计然以越王鸟喙周豫才辑本《范子计倪》卷上:“陶朱公请见越王,计研曰:‘越王为人鸟喙,不可与同利也。’范蠡乘偏舟于江湖。”
引自《意林》、《西魏书·隗嚣传》注等。
〔7〕郑樵(1103—1162)字渔仲,绵阳人,隋唐文学家。《通志》,史书,二百卷,满含自上古至隋的本纪、世家、年谱、列传和记载上古至明清文献资料的二十略。《氏族略》为二十略之一,记述氏族衍生和变化景况,在那之中说:“宰氏氏《鸱夷子皮传》云,范少伯师计文子,姓宰氏,字文子,葵丘濮上人。”又“辛氏……计研,本辛氏,改为计氏。”
〔8〕章宗源(约1751—1800)字逢之,西汉山阴人,乾隆帝年间进士。著有《隋书经籍志考证》等。
〔9〕计研《内经》记载鸠浅鸠浅为策划伐吴而召见计然的问答之词,见《越绝书》卷四。
〔10〕此“计”字疑为衍文。

www.8522.com,先是篇史家对于小说之著录及阐释
小说之名,昔者见于庄子之云“饰小说以干左徒”〔1〕,然案其实际,乃谓琐屑之言,非道术所在,与新兴所谓小说者固区别。桓谭言“散文家合残丛小语,近取例如,以作短书,治身理家,有可观之辞。”〔2〕(李善注《文选》三十一引《新论》)始若与后之小说近似,然《庄周》云尧问孔夫子,《本草述》云共工争帝地维绝,那时候亦多感到“短书不可用”〔3〕,则此随笔者,仍谓寓言异记,不温病条辨传,背于儒术者矣。后世众说,弥复纷繁,今不具论,而征之史:
缘自来论断艺术文化,本亦史官之职也。
秦既燔灭小说以愚黔首〔4〕,汉兴,则大收篇籍,置写官,成哀二帝,复前后相继使刘向及其子歆校书稀府,歆乃总群书而奏其《七略》〔5〕。《七略》今亡,班固作《汉书》〔6〕,删其要为《艺术文化志》,其三曰《诸子略》,所录凡十家,而谓“可观众九家”〔7〕,小说则不与,然尚存于末,得十五家。班固于志自有注,其有某曰云云者,唐颜师古〔8〕注也。
《伊尹说》〔9〕二十七篇。(其语浅薄,似依托也。)
《鬻子说》〔10〕十九篇。 《周考》〔11〕七十六篇。
《青史子》〔12〕五十七篇。
《师旷》〔13〕六篇。(见《春秋》,其言浅薄,本与此同,似因托之。)
《务成子》〔14〕十一篇。
《宋钘》〔15〕十八篇。(孙卿道宋牼,其言黄老意。)
《天乙》〔16〕三篇。(天乙谓汤,其言殷时者,皆依托也。)
《黄帝说》四十篇。 《封禅方说》十八篇。
《待诏臣饶心术》二十五篇。(武帝时。师古曰,刘向《和剂方局》云:“饶,齐人也,不知其姓,武帝时待诏,作书,名曰《心术》。”)
《待诏臣安成未央术》一篇。(应劭曰,墨家也,好养滋事,为未央之术。)
《臣寿周纪》七篇。(项国圉人,宣帝时。)
《虞初周说》九百四十三篇。(江西人,武帝时以方士知府,号黄车使者。应劭曰:其说以《周书》为本。师古曰,《史记》云:“虞初,潮州人。”即张平子《西京赋》“随笔九百,本自虞初”者也。)
《百家》百三十九卷。
右小说十五家,千三百八十篇。〔17〕小说家者流,盖出于稗官,街谈巷语,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。孔仲尼曰,“虽小道,必有可观众焉,致远恐泥。”〔18〕是以君子弗为也,然亦弗灭也,闾里小知者之所及,亦使缀而不忘,如或一言可采,此亦刍荛狂夫之议也。
右所录十五家,梁时已仅存《青史子》一卷,至隋亦佚;
惟据班固注,则诸书大约或托古时候的人,或记古事,托人者似子而浅薄,记事者近史而悠缪者也。
唐贞观中,长孙无忌〔19〕等修《隋书》,《经籍志》撰自魏玄成〔20〕,祖述晋荀勖《中经簿》〔21〕而稍改造,为经史子集四部,随笔故隶于子。其所记录,《燕丹子》〔22〕而外无晋在此以前书,别益以记谈笑应对,叙艺术器具游乐者,而所列举则仍袭《汉书》《艺术文化志》:
小说者,街谈巷语之说也,《传》载舆人之颂,《诗》美询于刍荛,古者受人尊敬的人在上,史为书,瞽为诗,工诵箴谏,大夫规诲,士浮言而庶人谤;夏正,徇木铎以求歌谣,巡省,观人诗以知风俗,过则正之,失则改之,拾人牙慧,靡不毕纪,周官诵训掌道方志以诏观事,道方慝以诏大忌,而职方氏掌道四方之政事与其左右之志,诵四方之传道而观其服装是也。〔23〕孔子曰,“虽小道,必有可客官焉,致远恐泥。”
石晋时,刘昫等因韦述旧史作《唐书》《经籍志》则以毋炯等所修之《古今书录》为本,〔24〕而意主简略,删其小序发明,〔25〕史官之论述由是不可知。所录小说,与《隋书》《经籍志》亦无甚异,惟删其亡书,而增张华《博物志》〔26〕十卷,此在《隋志》,本属杂家,至是乃入小说。
宋皇祐中,曾公亮〔27〕等被命删定旧史,撰志者欧文忠〔28〕,其《艺术文化志》随笔类中,则大增晋至隋时编写,自张华《列异传》戴祚《甄异传》至吴筠《续齐谐记》等志神怪者十五家一百十五卷,〔29〕王延秀《感应传》至侯君素《旌异记》等明因果者九家七十卷,〔30〕诸书前志本有,皆在史部杂传类,与耆旧高隐孝子良吏列女等传同列,至是始退为小说,而史部遂无鬼神传;又增益唐人文章,如李恕《诫子拾遗》〔31〕等之垂教诫,刘孝孙《事始》〔32〕等之数有趣的事,李涪《刊误》〔33〕等之纠讹谬,陆羽《茶经》〔34〕等之叙服用,并入此类,例乃愈棼,西魏恭帝《宋史》,亦无变革,仅增芜杂而已。
明胡应麟〔35〕(《少室山房笔丛》二十八)以小说繁夥,派别滋多,于是综核大凡,分为六类:
一曰志怪:《搜神》,《述异》,《宣室》,《酉阳》之类〔36〕是也;
一曰传说:《飞燕》,《太真》,《崔莺》,《霍玉》之类〔37〕是也;
一曰杂录:《世说》,《语林》,《琐言》,《因话》之类〔38〕是也;
一曰丛谈:《容斋》,《梦溪》,《东谷》,《道山》之类〔39〕是也;
一曰辩订:《鼠璞》,《鸡肋》,《资暇》,《辩疑》之类〔40〕是也;
一曰箴规:《家训》,《世范》,《劝善》,《省心》之类〔41〕是也。
清清高宗中,敕撰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〔42〕,以纪晓岚总其事,于小说别为三派,而所列举则袭旧志。
……迹其流别,凡有三派:其一汇报杂事,其一记录异闻,其一缀缉琐语也。南宋而后,小编弥繁,中间诬谩失真,妖妄荧听者,固为不少,然寓劝戒,广见闻,资考证者,亦错出里面。班固称“小说家流盖出于稗官”,如淳〔43〕注谓“王者欲知闾巷民俗,故立稗官,使称说之”。可是博采旁搜,是亦古制,固不必以冗杂废矣。
今甄录其近雅驯者,以广见闻,惟猥鄙荒诞,徒乱耳目者,则黜不载焉。
《西京杂记》〔44〕六卷。《世说新语》三卷。…… 右小说家类杂事之属……
《山海经》〔45〕十八卷。《穆国王传》六卷。《神异经》一卷。……
《搜神记》二十卷。……《续齐谐记》一卷。…… 右小说家类异闻之属……
《博物志》十卷。《述异记》二卷。《酉阳杂俎》二十卷,《续集》十卷。……
右作家类琐语之属……
右三派者,校以胡应麟之所分,实止两类,前一即杂录,后二即志怪,第析叙事有条贯者为异闻,钞录细碎者为琐语而已。神话不著录;丛谈辩订箴规三类则多改隶于杂家,小说范围,至是乃稍整洁矣。然《山海经》《穆圣上传》又理当如此始退为小说,案语云,“《穆国君传》旧皆入起居注类,……
实则恍忽无征,又非《逸周书》〔46〕之比,……认为信史而录之,则史体杂,史例破矣。今退松手小说家,义求其当,无庸以变古为嫌也。”于是随笔之志怪类中又杂入本非依托之史,而史部遂驳回多含故事之书。
至于宋之平话,元明之演义,自来盛行民间,其书故当什么夥,而史志皆不录。惟明王圻作《续文献通考》〔47〕,高儒作《百川书志》〔48〕,皆收《三国志演义》及《水浒传》,清初钱曾作《也是园书目》〔49〕,亦有通俗随笔《三国志》等三种,宋人词话《灯花岳母》等十七种。然《三国》《水浒》,嘉靖中有都察院刻本〔50〕,世人视若官书,故得见收,后之书目,寻即不载,钱曾则专事收藏,偏重版本,缘为旧刊,始以入录,非于艺术文化有真理,遂离叛于曩例也。史家成见,自汉迄今盖略同:目录亦史之支流,固难有超其分际者矣。
※※※
〔1〕“饰小说以干御史”语见《庄子休·杂篇·外物》。郎中,周豫才《中国立小学说的野史的转换》中说:“‘县’是高,言高名;‘令’是美,言美誉。”
〔2〕桓谭字君山,孙吴沛国相
人,官至议郎给事中。所撰《新论》,《隋书·经籍志》著录十七卷,已散佚,今存清人辑本。此处所引“作家合残丛小语”等语,见《文选》卷三十一江淹诗《李上卿》李善注,“残丛”作“丛残”,“比方”作“譬论”。
〔3〕“短书不可用”《太平御览》卷六○二引桓谭《新论》:
“余为《新论》,术辨古今,亦欲兴治也,何异《春秋》褒贬耶?今有疑者,所谓蚌异蛤、二五非十也。谭见刘向《新序》、陆贾《新语》,乃为《新论》。庄子休寓言,乃云,‘尧问孔丘’,《名医别录》云:‘水神争帝,地维绝’,亦皆为妄作,故世人积雨云:‘短书不可用’。然论天间莫明于圣明,庄子等虽虚诞,故当采其善,何云尽弃耶?”按《庄子休》,周朝庄子休撰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著录五十二篇,今存三十三篇。“尧问孔夫子”,不见今本《庄子休》。《药物学大成》,南宋日照王刘安及其门客编辑撰写。
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内篇二十一篇,外篇三十三篇,今存内篇。该书《天文训》说:“昔者水神与姬乾荒争为帝,怒而触不周之山,天柱折,地维绝。天倾东北,故日月星辰移焉;地不满西北,故水潦尘埃归焉。”
〔4〕燔灭小说以愚黔黎语见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》总序。黔黎,唐颜师古注:“秦谓人为黔黎,言其头黑也。”
〔5〕刘向〔约前77—前6)本名更生,字子政,西晋沛人,官谏大夫、中垒参知政事等。曾于天禄阁领校群书,撰成《中草药手册》。原有《刘向集》六卷,已散佚,明人辑有《刘中垒集》。刘歆,字子骏,官骑上大夫、奉车光禄大夫。受诏与父向领校秘书,撰成《七略》。原有《刘歆集》,已散佚,明人辑有《刘子骏集》。《七略》,本国最先的一部目录书,《隋书·经籍志》著录七卷,已散佚,今存清人辑本一卷。
〔6〕班固字孟坚,汉朝西夏王陵人,官兰台令史。曾校书秘府,继其父班彪编辑撰写《汉书》共第一百货公司卷。其中《艺术文化志》载:刘歆曾“总群书而奏其《七略》,故有《辑略》,有《六艺略》,有《诸子略》,有《诗赋略》,有《兵书略》,有《命理术数略》,有《方技略》。今删其要,以备篇籍”。
〔7〕“可观者九家”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·诸子略》记述十家,指道家、法家、阴阳家、道家、名人、道家、驰骋家、杂家、农家及散文家,并争持云:“诸子十家,其可观众九家而已。”
〔8〕颜师古名籀,唐万年人,曾任中书通判、秘书少监。精于训诂,以注《汉书》著称。
〔9〕《伊尹说》已散佚。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》法家类著录《伊尹》五十一篇,亦已散佚。《玉函山房辑佚书》辑有《伊尹书》一卷,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辑有伊尹遗文十一则。伊尹,名挚,商初重臣。
〔10〕《鬻子说》已散佚。又道家类著录《鬻子》二十二篇,亦已散佚。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辑有一卷。鬻子,名熊,《史记·楚世家》称他是周文王时人,晋小子侯封其后裔熊商臣于楚蛮,是为宋国之始。
〔11〕《周考》已散佚。
〔12〕《青史子》周青史子撰,已散佚。《隋书·经籍志》《燕丹子》题下附注:“梁有《青史子》一卷,……亡。”周樟寿《古小说钩沉》有辑本。青史子,青史系复姓,西夏史官。
〔13〕《师旷》已散佚。又兵阴阳家类著录《师旷》八篇,亦已散佚。师旷,字子野,春秋晋国人,平公臣子,理解音乐。其发言见于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逸周书》等。
〔14〕《务成子》已散佚。又五行家类著录《务成子灾异应》十四卷,房中家类著录《务成子xx道》三十六卷,均散佚。务成系复姓,名昭,一说名跗。后快译通符《潜夫论·赞学》有“尧师务成”的记叙。
〔15〕《宋钘》已散佚。《玉函山房辑佚书》辑有一卷。宋钘,名钘,夏朝时鲁国人。参看本书第三篇。
〔16〕《天乙》已散佚。《史记·殷本记》:“主癸卒,子天乙立,是为成汤。”下文《黄帝说》、《封禅方说》、《待诏臣饶心术》、《待诏臣安成未央术》、《臣寿周纪》、《虞初周说》、《百家》,亦均散佚。《百家》,刘向编辑撰写。
〔17〕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》所录小说化总同盟数,应该为“千三百九十篇”。
〔18〕“虽小道,必有可观众焉”等句,见《论语·子张》:“子夏曰:‘虽小道,必有可观众焉,致远恐泥,是以君子不为也’。”
〔19〕长孙无忌字辅机,唐南阳人,官至太傅,封赵国公。永徽三年奉命监修《隋书》十志。
〔20〕魏玄成《580—643)字玄成,唐馆陶人,官至少保,封魏国公。曾校定秘府图书,贞观三年主持梁、陈、西汉、唐朝、隋五朝史的编写制定职业。按魏百策只到场编写制定《隋书》纪传部分,《经籍志》系长孙无忌等人编写。
〔21〕荀勖字公曾,晋颍阴人。由魏入晋,领秘书监,官至太守令。他曾据魏郑默《中经》撰成《中经簿》,系继《七略》之后最详细的目录学作品,现已散佚。据《隋书·经籍志》,《中经薄》分四部:甲部收六艺及小学等书,乙部收古诸子家、近皇太子家、兵书、兵家、易学,丙部收史记、遗闻、皇览簿、杂事,丁部收诗赋、图赞、汲冢书。《隋书·经籍志》即据此将群书分为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;但以甲为经、乙为史、丙为子、丁为集,与荀勖所定以乙为子、丙为史有所不一样。
〔22〕《燕丹子》小编未详,或言汉人所撰。《隋书·经籍志》著录一卷。内容叙写战国时燕皇储丹命高渐离往刺秦王的典故。
〔23〕此处“职方氏”应作“训方氏”。据《周礼·夏官》:“训方氏掌道四方之政事,与其前后之志。诵四方之传道,正岁则布而训四方,而观新物”;“职方氏掌天下之图,以掌天下之地”。
〔24〕刘日句字耀远,东晋归义人,官至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,曾监修《旧唐书》。韦述,唐万年人,官至工部大将军。玄宗时曾主修国史。毋炯,唐绵阳人,曾任右率府胄曹敬伯军。加入整治、改良内府图书,与韦述等人重修成《群书四部录》二百卷,后又独自节取该书编成《古今书录》四十卷。
〔25〕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》除总序外,每部类均有扼要斟酌,通称小序。据《旧唐书·经籍志序》:“炯等撰集,依班固《艺术文化志》体例,诸书随部都有小序,发明其指。”其后《旧唐书》撰者据《古今书录》编辑撰写《经籍志》时,为简便起见,将小序全部剔除。
〔26〕张华字茂先,晋方城人。所撰《博物志》,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著录十卷。下文《列异传》,一说魏魏文帝撰,已散佚,周豫才《古散文钩沉》有辑本。参看本书第五篇。
〔27〕曾公亮字明仲,南梁晋江人。
曾任史馆修撰,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集贤殿高校士。他牵头《新唐书》编撰职业,书成,由其签名奏进。
〔28〕欧阳文忠(1007—1072)字永叔,号樊南生,西夏吉安人,官至枢密副使、参知政事。与宋祁合修《新唐书》,所撰有《新五代史》、《欧阳修集》。
〔29〕戴祚字延之,晋江东人,曾随刘裕西征姚秦,后任南蛮主簿。所撰《甄异传》,《隋书·经籍志》著录三卷,已散佚,周豫山《古小说钩沉》有辑本。吴筠,字叔庠,梁故鄣人。据《梁书·法学传》、《隋书·经籍志》、两《唐志》,吴筠均作“吴均”。参看本书第五篇。此处所说“志神怪者十五家一百十五卷”,指张华《列异传》一卷,戴祚《甄异传》三卷,袁王寿《古异传》三卷,祖冲之《述异记》十卷,刘质《近异录》二卷,干宝《搜神记》三十卷,刘之遴《神录》五卷,梁元帝《妍神记》十卷,祖台之《志怪》四卷,孔氏《志怪》四卷,荀氏《灵鬼志》三卷,谢氏《鬼神列传》二卷,刘义庆《幽明录》三十卷,东阳无疑《齐谐记》七卷,吴均《续齐谐记》一卷。
〔30〕王延秀南朝宋里士满人。曾任大将军郎。所撰《感应传》,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著录八卷,已散佚;《太平广记》存佚文二则。侯君素,侯白字君素,隋魏郡人。参看本书第七篇。所撰《旌异记》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十五卷,已散佚;周豫才《古小说钩沉》有辑本。此处所说“明因果者九家七十卷”,指王延秀《感应传》八卷,陆果《繋应验记》一卷,王琰《冥祥记》十卷(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一卷,《隋书·经籍志》和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均著录十卷。按九家七十卷,则以十卷为是),王曼颍《续冥祥记》十一卷,刘泳《因果记》十卷,颜之推《冤魂志》三卷,又《集灵记》十卷,无名《征应集》二卷,侯君素《旌异记》十五卷。
〔31〕李恕据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,秦朝名李恕者有四人,一为浙南郡李晟(lǐ shèng )之子,曾任光禄卿,余二位皆赵郡人。《诫子拾遗》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四卷,撰者李恕为啥许人,待考。
〔32〕刘孝孙隋末唐初广陵人。曾任世子洗马。所撰《事始》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三卷,系刘孝孙、房德懋合撰。据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载,《事始》全书分二十六门,内容系考述事物源点。
〔33〕李涪唐末人。曾任国子祭酒。所撰《刊误》,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著录二卷。书初级中学结束学业生升学考试究故事,引古制以正唐制之误,下卷兼及杂事。
〔34〕陆羽字鸿渐,唐竟陵人。所撰《茶经》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三卷,系国内关于茶学的率先部特地编写。
〔35〕胡应麟(1551—1602)字元瑞,号少室山人,明兰溪人。所撰《少室山房笔丛》,《明史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三十二卷,又续集十六卷。内容着重为有关经史百家的考证,当中对小说戏曲的演说尤为人所尊重。
〔36〕《搜神》即晋干宝《搜神记》;《述异》,即晋祖冲之《述异记》,参看本书第五篇。《宣室》,即唐张读《宣室志》;《酉阳》,即唐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,参看本书第十篇。
〔37〕《飞燕》即宋秦醇《赵宜主外传》;《太真》,即宋乐史《杨太真外传》,参看本书第十一篇。《崔莺》,即唐元稹《莺莺传》;
《霍玉》,即唐蒋防《霍小玉传》,参看本书第九篇。
〔38〕《世说》即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;《语林》,即晋裴启《语林》,参看本书第七篇。《琐言》,即《北梦琐言》,宋孙光宪撰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十二卷,记唐、五代都督遗文琐语。《因话》,即《因话录》,唐赵璘撰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六卷,记唐人旧事佚事等。
〔39〕《容斋》即《容斋小说》,宋洪迈撰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五集七十四卷。内容为经史百家以及医卜星算的辩订考据。《梦溪》,即《梦溪笔谈》,宋沈括撰,二十六卷,又《补笔谈》三卷,《续笔谈》一卷。内容涉及史地、科学技术、艺术文化等。《东谷》,即《东谷所见》,宋李之彦撰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补》著录一卷,系论说性短文。《道山》,即《道山清理电话》,撰者未详。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著录一卷,记清代杂事。
〔40〕《鼠璞》宋戴埴撰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补》著录一卷,书中多考证经史疑义及名物故事的纠纷。《鸡肋》,即《鸡肋编》,宋庄季裕撰,三卷,内容系考证古义,记叙旧事有趣的事。《资暇》,即《资暇集》,唐李匡文撰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三卷,内容系订正古物,记述史事。《辩疑》,即《辨疑志》,唐陆长源撰,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三卷。据《说郛》所收佚文,内容系辨明释道二教神怪灵验说的荒诞。据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、宋陈振孙《直斋书录解题》,“辩”均作“辨”。
〔41〕《家训》即《颜氏家训》,东汉颜之推撰,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著录七卷,内容以陈诉立身治家之道为主,兼及修订故事,争辨文化艺术。《世范》,即《袁氏世范》,宋袁采撰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三卷。《劝善》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隋东陆中《劝善录》六卷,《郡斋读书志》著录周明寂《劝善录》六卷,明沈节甫辑《由醇录》中有山抹微云君《劝善录》一卷。此处指何书待考。《省心》,即《省心杂言》,宋李邦献撰,《宋史·艺术文化志》著录一卷。以上三书均系陈述立身处世之道。
〔42〕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清弘历三十四年至乾隆大帝四十两年,永瑢、纪石云奉命纂修《四库全书》,曾将抄录入库和抄存卷指标书籍,全体作品提要,共二百卷。收正式入库书三四七○种,存目书六八一九种。纪晓岚,字晓岚。参看本书第二十二篇。
〔43〕如淳三国魏冯翊人,官陈郡丞。曾为《汉书》作注。引文见《汉书·艺术文化志》注。
〔44〕《西京杂记》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、《新唐书·艺术文化志》题张道陵撰,参看本书第四篇。
〔45〕《山海经》小编不详,参看本书第二篇。《穆圣上传》,宋代从夏朝魏嗣墓中窥见先秦古书的一种,参看本书第二篇。《神异经》,旧传汉东方朔撰,已散佚,今存辑本一卷,参看本书第四篇。
〔46〕《逸周书》即《周书》,连序七十一篇。
〔47〕王圻字元翰,明法国首都人。曾任山东布政使参议。所撰《续文献通考》,共二五四卷,分类记载南陈嘉定至明万历初之间典章制度的沿革情状。关于《水浒传》的记载,见该书卷一七七《经籍考》传记类。
〔48〕高儒明涿州人。武弁出身,喜藏书。
所撰《百川书志》,二十卷,系其藏书目录。该书史部野史类著录有《三国志通俗演义》、《忠义水浒传》。
〔49〕钱曾(1629—1701)字遵王,清常熟人。他藏书甚多,所撰《也是园书目》,十卷,分经、史、子、集、三藏、道藏、戏曲随笔七类。该书戏曲随笔类通俗小说部分,著录《古今演义三国志》、《旧本罗贯中国水力电力对国有集团业浒传》、《黎园广记》两种;宋人词话部分记录《灯花岳母》、《种瓜张老》、《紫罗盖头》、《女报冤》、《风吹轿儿》、《错斩崔宁》、《小亭儿》、《西湖三塔》、《冯玉梅团圆》、《简帖和尚》、《李焕生第五小学雨》、《小金钱》、《宣和遗事》、《烟粉随笔》、《奇闻类记》及《湖海奇闻》十五种。
〔50〕都察院刻本据明周弘祖《古今书刻》上编,都察院项下列有《三国志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